杀父杀母凶手庭上大发感慨 “希望考虑我做过的好事 从轻发落”

杀父杀母凶手庭上大发感慨 “希望考虑我做过的好事 从轻发落”

2017-09-21 04:44

  2009年12月2日,三里新城一对70多岁的老夫妻,被发现死在自家的卧室。死者安静地躺在床上,身上被子盖得好好的,屋里有煤气味。

  就在周围所有人都认为老夫妻死于煤气中毒的时候,当晚警方公布消息,老人系机械性窒息死亡。嫌疑人指向了老人的儿子杨某。

  被抓后,杨某交代了先杀父亲,再杀母亲的犯罪事实。家里煤气也是他打开的,是为了伪造现场。

  昨天,这个案子在杭州市中级开庭审理。法庭上,杨某煽情地陈述,“以前跟妻子立下原则,每年年三十都要在父母家吃饭的……我知道我所的这些事情,都是于法不容、不可的。”

  被告杨某,45岁,大专文化,和父母同住在三里新城(父亲杨某,76岁,母亲虞某,73岁)。

  昨天下午,杨身穿囚服,戴着,被法警带上法庭。旁听席第二排坐着杨的几位亲友,他朝他们点头、示意。

  提到,杨因为做生意欠外债200多万,因此产生父母后变卖父母名下房产的歹念。

  杨自己经营了一家电器公司,2006年时开始经营不善,2009年下半年资金周转不灵,停业了。借款是从2005年就陆续开始了。

  公诉人在证言时提及,杨的借款人有许多,最大的一笔是杨的前妻,125万,甚至他还向卖足球彩票的借过钱,大约是1千多元。

  为什么四处借钱?杨提到,这其中有公司亏损的原因,还有个人消费的累积。“房子的按揭,孩子的消费等等。”

  2008年,杨向朋友高某借款30万,双方协议用一套农药厂的宿舍房作为抵押,期限一年。

  这套房子在杨父母的名下,当初还去公证处作了公证,房子作了评估,价值40万。

  到了还款期限,杨还不出钱,债主找上门。怕父母和自己受到影响,杨向前妻提出,能不能和前妻居住的房子(三里新城)换一下。前妻同意,和儿子搬去农药厂宿舍。

  经不起债主和公证处一次次的催讨,去年11月30日晚上,杨向母亲坦白。“事情拖不下去了。不过,并未和父亲说。”

  “12月1日晚饭过后,父亲知道这件事了,他说他不参与这事,‘老也老了,随你们去’。”杨在法庭上说。

  当晚杨和父亲发生争吵。晚上8点左右,杨的父母打算睡觉,杨在房间上网,9点多杨父又进了杨的房间。

  知道杨还向前妻借了100多万,杨父大为光火,父子再次争吵。之后,杨母把杨父拉回房间。

  杨说觉得自己在家里待不下去,整理桌子准备离开,经过父母房间听见他们还在议论房子的事情,杨推门进去,杨父情绪激动。

  “他说,‘事情没什么好商量,活到这把年纪还没地方住,跟做鬼一样,养你这样的儿子死死掉好了。’”杨回忆,他当时火气也很大,“我说,你死掉好了,我无所谓。”

  杨说他准备去拧煤气的时候,家里突然断电,他跑出楼道检查空气开关,回来的时候发现父亲在用枕头捂母亲。

  “我冲上去把父亲推开,他用手掐我,我有点痛了,手劲更大了,捂住父亲的口鼻,直到他没气,我整个人瘫在床上,这个时候母亲已经没力气了,整个人很虚弱的样子,我用手搭住她的脑袋,把她扶起来……”杨思清晰。

  “我发觉母亲身上有尿液流下来,估计她也快不行了,主要是想父亲的,把我母亲弄弄死算了……”之后,杨用父亲的方式,了母亲。

  之后,杨把父母在床上放好,盖好被子,打开煤气,伪造现场。自己穿上一件从未穿过的深蓝色羽绒衣,戴上帽子,于凌晨离开三里新城,去了女友的家。

  另经尸检显示,死者血液中有安定成分,也就是死前服过安眠药。对这一重要疑点,杨在法庭上没有作出解释,“这个事情我真的说不清楚。”

  但公诉人出具的相关表明,两位老人生前没有服用安眠药的记录。(两老的公费医疗上没有配过安眠药的记录,老夫妻的亲戚以及杨的前妻,都说老夫妻之前没有服过安眠药。)